18610821198
最新公告:NOTICE
诚信为本,市场永远在变,诚信永远不变

咨询热线

地址:北京市朝阳区朝阳北路
电话:
手机:18610821198
邮箱:邮箱
地图

资讯中心

当前位置:主页 > 资讯中心 >

聊聊文字的意境

发布时间:2018/03/19点击量:

聊聊文字的意境(一)
 
2018年3月17日,北京,雪

聊聊文字的意境
 
尽管天上的雪花儿飘得卖力,但终究已是初春,触地即融,不免败兴。
 
天公对北京在雪的赏赐上可谓吝啬,翘首以盼了一冬的人们,被这一延再延的档期,弄得早已心灰意懒,不抱希望。就在这个当口,这部《雪》终是羞涩上演,只可惜,佳期稍过,浓浓雪意只在空中表演了上集,要想看到那北国银装素裹的下集,怕是待到又一个冬季了吧。
 
这里不给只播放了半集的剧目打分,只说在寒冷料峭、漫天飞雪的早春里,那“晚来天欲雪,能饮一杯无”的景象须臾浮现眼前。
 
绿蚁新醅酒,红泥小火炉。晚来天欲雪,能饮一杯无?
 
如此说来,既然下了,那真该为大家助兴,直下到晚间才对。试想,外面大雪纷飞,屋内置一生火小炉温酒,再找上三俩知己,把酒蜗居言谈,此真人生一大快事。
 
快事何谓?窃以为,快事总是将一种矛盾体处理十分得当,并令人受用。
 
外面欲雪的阴沉、寒冷与屋内的炉火、温暖,俩者本身就是矛盾,但这种矛盾不但没有令人生厌,反而愈发烘托出愉悦的感受,屋子里的温度之暖与友人言欢的感情之暖,都被外面将要下起的大雪反衬得更加意趣盎然,倘若外面没有将雪之天,那将索然无味。
 
作者白居易的这首《问刘十九》能够千古为人铭记,最核心的原因正在于此,冷暖相照之间,寥寥数语构建出自己和朋友的内心沟通世界,这个世界也表达出每个人心中或多或少有过的一种温馨怀想。
 
其次,该诗句的第二大特点在于摒弃华丽辞藻,仅用不加修饰的白描,寥寥数语,用小学生就能掌握的字句构建情景,尽显白居易驾驭文字的能力,好比武功盖世者,随手拈来木棍亦能御敌一般。
 
这里不赘言该诗的遣词用句如何如何,网络对此的评价太多太多,只说此诗意境温馨熟络,词句浅显而耐读。
 
这是诗句的最高境界,于浅显之处见真功,或者说,按照今人的思维,也可以说是凭借细节展现全貌。
 
下雪天就以这篇开头儿,那其他人有无这种高明的手法呢?
 
当然有,比如清朝第一词人纳兰性德,也是此中高手。
 
一句“人生若只如初见”可谓代表。
 
如果说白居易的那首“小炉温酒”是将一个个短镜头拼接,那这一“人生……”句则是将通篇定格在第一个近景镜头中。该诗后面的七句都在为第一句进行诠释,采用倒叙的方式论述首句的感慨,尽管后面几句隐晦、比喻较多,但凭借首句的分量,该诗可谓是另一篇用浅显词句表达复杂内心的代表。
 
 
有人说,白居易和纳兰词“人生若只……”句有一拼的还有那句“枯藤老树昏鸦……”
 
马致远的这首确实也采用了白描的手法,凸显苍凉之感,但不能列为首品的原因在于,马致远的这首词,虽然采用了大量白描,但最后一句“断肠人在天涯”却是比喻,而非白描,要真是肠子断了,岂不是要在天上了,这首词通篇5句,前面四句虽然是白描,但却是为最后一句服务,恰恰与纳兰性德的词景相反,因此其核心不能算是白描,加了比喻(好比都是在比谁快,白居易和纳兰性德都是用纯人力比赛,马致远加了个小发动机),所以单单从手法看,还是略微有欠,不能列为首品。
 
枯藤老树昏鸦,小桥流水人家,古道西风瘦马。夕阳西下,断肠人在天涯。
 
意境的最高境界在于它应该是现实世界中所有的,所能够感知的,一壶一饮一瓢一觞,而且最难得是要用大家普遍都能看到的家居日常来做为诗词材料,就是用最简单朴实的物件展现内心。
 
倘若通篇都是燕窝鱼翅驼峰猩唇,或者是用玛瑙珍珠青铜重器,那绝对无法展现。
 
还是绿蚁新醅酒,红泥小火炉。晚来天欲雪,能饮一杯无?
 
若换换,比如换成:燕窝配茅台(如果有的话),青铜鼎尊釜。晚来天欲雪,先来一大壶。这显然不是意境,而是土财主发飙朋友圈。
 
今天举例先期说说词句的最高境界,当然,中国历代诗词墨客多矣,有很多擅长用简单材料做大文章的高人,不一一列举,昨天下雪,所以白居易那首雪境之诗为例。
 
说着说着,又忽然想到,还有首也为妙。
 
 
尤其“日暮苍山远、柴门闻犬吠、风雪夜归人”三句为精妙,只是第二句,天寒白屋贫。用了“寒”、“贫”两个形容词,若是换成白描,应该更有韵味……